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现实版“余则成”:唯一愿望是盖上党旗走

在河南郑州爱馨养老公寓里,住着一位叫索良夷易近的白叟。白叟家今年99岁,已经在这里生活多年,很少有人知道,这位近百岁的白叟被称为现实版的“余则成”。

1

弃文就武:

日本人都打到家门口了

我们还能等着吗?

1920年,索良夷易近诞生在河南宜阳的农夷易近家庭,上了7年学后回家务农。18岁那年,在叔叔也便是中共地下党员索元理的带领下,索良夷易近参加了国共两党合办的“赵保抗日夷易近运干训班”。卒业时,索良夷易近相应“保卫大年夜武汉”的号召,毅然弃文就武。

索良夷易近:当时我在干训班的时刻,师长教师们都教我们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。人家组织报名入伍,我就报名去了。

记者:但接触可不是闹着玩的,接触可是危险的。

索良夷易近:那时刻开封已经掉守了,日本人都打到家门口了,我们还能等着吗?

1944年夏,日寇发动豫中会战。在郏县火线,索良夷易近中了日寇的毒气弹,突围时被俘。历经九逝世平生,才被营救出险,亡命于新乡。在新乡,他收到了我党地下事情职员张剑石写给他的一封信。信中,张剑石奉告索良夷易近,他们在家乡赵保建立了伊洛特区革命根据地,盼望索良夷易近回到家乡和他们一路抗日。接到信后,索良夷易近顿时回到根据地,第二天就到政府去当管帐主任,认真后勤保障事情。

2

拼命匿伏

维护地下同道 通报紧张情报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发布无前提降服佩服。之后,国夷易近党开始重兵“围剿”解放区,伊洛特区革命根据地也奉命撤销。索良夷易近接到了上级的义务,再次前往新乡,以铁工厂工人的身份开始“匿伏”。这时刻,做地下军工作报的张兆芳找到索良夷易近,让他做“内线”事情传送紧张情报,为地下同道打维护。在索良夷易近传送的诸多情报中,1947年羊山集战役的情报,尤为紧张。

1947年6月30日晚,刘邓大年夜军在黄河北岸提议鲁西南战役。战争开始不久,蒋介石的整编第六十六师被围。7月19日,蒋介石前往开封督战,并电话敕令王仲廉的第四兵团向羊山集增援。当时,索良夷易近匿伏的新乡铁工厂,便是王仲廉的财产。作为厂里的管帐,索良夷易近常常去王仲廉家陈诉请示厂子的盈利环境,在其家入耳到了“王仲廉要率部增援羊山集”的消息。

索良夷易近:王仲廉的老婆要买一百多件棉纱,卖点钱给王仲廉带着。我就跟张兆芳陈诉请示,张兆芳说设法主见子迁延他,由于他去解围,能迁延一天两天对咱们火线都有好处。我就跟王仲廉老婆说卖棉纱现在拿到的钱都是旧的,等一两天我给换成新票子,总司令带着也场面一点,她说好。

索良夷易近用换新钱的法子,将王仲廉增援的光阴以后拖了一天。便是这一天,为刘邓大年夜军全歼第六十六师创造了优越前提。此战一举冲破国夷易近党队伍自以为可以抵挡40万大年夜军的“黄河防线”,拉开了人夷易近解放军计谋进攻的序幕。

3

隐姓埋名 秘密入党

在麦地里完成入党典礼

1948年,不停与索良夷易近单线联系的中共地下党员张兆芳,先容索良夷易近加入中共情报所,索良夷易近化名“石嵘”。作为“中共分外党员”,索良夷易近的入党典礼在一片麦地进行。

“石嵘”

索良夷易近:张兆芳就带我到郑州南门外麦地里,他跟我讲了讲,他说党章在西郊地下埋着不敢拿,我给你讲讲党章,讲讲党的纪律,你表表态。我就说志愿加入共产党,遵守共产党的纪律,毫不叛党,叫干啥干啥。

由于营救豫西军区派来郑州购买无线电器材被捕的职员,索良夷易近引起了敌特的留意。为了他的安然,上级组织抉择让索良夷易近转移到江南。作为一名“分外党员”,是不容许主动联系组织的,只能等待组织联系自己。直到1949年,索良夷易近才返回郑州,继承在河南军区情报处继承从事地下情报事情,为解放郑州做出了重大年夜供献。

4

不想不停“分外”下去

独一希望是盖上党旗走

新中国成立后,曾经的战友们奔赴四面八方,很多人之间都断了联系。索良夷易近曾经在淮阳军分区获过一等功,改行后也多次被评为先辈事情者,但因为最早档案里组织关系的缺掉,他的身份不停没有从“分外党员”转为“共产党员”。这件事成了他的一个心结,不停放不下。退休后,索良夷易近住进了爱馨养老公寓。2013年,在进行党员信息采集事情时,索良夷易近找到了养老公寓的党委布告马建勋,把自己心底的希望奉告了他。

索良夷易近:我跟马布告说,我看着很多党员老同道去世的时刻都盖着党旗,我一看都爱慕,我都掉落泪。我没有其余要求,便是想明确党员身份,也能盖上党旗走。

5

66年 人证已经不在

谁来帮索老完成心愿?

作为一个夷易近营企业中最基层的的党组织,马建勋意识到,想要完成白叟的心愿,解开他半生的心结,并不轻易,但他下定决心赞助白叟。马建勋开始汇集证据和材料,他懂得到早在上世纪50年代,张兆芳和李少棠曾为索良夷易近做过证实。但60多年以前了,这两位同道已经接踵离世。人证没有了,马建勋跑遍了郑州市的相关单位,探求能证实索良夷易近身份的材料。马建勋找到了李少棠写的《戎马生涯》,这里面记录了他和张兆芳、索良夷易近昔时一路做地下事情的经历。他还找到了1984年李少棠写的证实,昔时查询造访小组写的报道,党组织的申报……在这些证据中,有一个最紧张的证据,一张1950年的《河南日报》,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寻人缘由,探求我党地下事情职员,石嵘。

马建勋:这些证据中起关键感化的照样这个化名,假如有第二个叫石嵘的,那就有争议了,然则没有发明第二个。

颠末一年的努力,马建勋把汇集来的这些证据,递交给了上级党组织。2014年4月,马建勋拿到了上级党组织的批复,终于赞助索良夷易近实现了66年的希望。66年了,收到批复的那一天,索良夷易近连夜写了一首诗,表达谢意。

马建勋:此中有两句话,“老兵今日还能战,再建功劳报党恩”。

索良夷易近:经久以来的压抑一会儿开释了,立时感觉很轻松,永世要报党恩,中国梦还要做。前年住院时刻我想了一句话:人不能餍饫终日,无所用心。有生之年就要为国家、为社会、为家庭、为亲友办点工作,这样才心安理得,也不枉此生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